< >

愿我如星君似月 TXT完结 全文阅读

奥莉热门小说影视资源分享

奥莉热门小说影视资源分享 +关注

2018-01-13 23:30:00603106

第一章 巴不得他死

“求,求你,救救他……”

府门前,董清歌小跑出来,紧紧攥住殷湛的衣摆,一张清丽若荷的小脸上写满了仓皇无措。

殷湛背对着她站立,一袭藏青色的飞鱼服显得张扬而恣意。

听到董清歌的哀求,他微微转过头,露出魅惑众生的面庞,长眉斜挑入鬓,一双凤眸,潋滟生姿。

而冷魅的眉梢下,却闪过些许不耐,“等我从宫里回来再说,十一公主她现在需要我!”

那声音寒彻至骨,那容色却艳丽至极,如夜间的罂粟,妖治夺命。

董清歌的面色一白,身体微僵,牙齿忍不住打颤。

“可我也需要你!”她的嗓音嘶哑,夹杂了一腔愤怒。

只穿了薄夹袄的她,在凛冽的寒风中,瑟瑟发抖,却未有丝毫退缩。

自己的夫君在她最无助的时候,却选择先去关心另一个女人,任她再有涵养,都无法容忍。

“宝儿的下落,我已经让手底下的人去找了。锦衣卫养的不是一帮废物,相信不用多久,就会有消息。”殷湛随手一撩衣袍,挣脱开董清歌的抓攥,无动于衷地走到备好的鞍马前。

“我不想跟一个妇道人家多费唇舌,你只要乖乖在府里等消息就行。记住,你多说的每一句话,都会让我更讨厌你。”

董清歌双脚钉在原地,细细咀嚼着他的话,无尽的悲伤自心底溢出。

三年了,他的心仍然如磐石。

她不得不承认,无论她怎么做,他对不会改变对她的厌恶。

清亮的水眸凝视着他的背影,沉默了一会,董清歌终是提起袄裙,缓缓跪了下去。

她曾经是高贵的丞相千金,可自从嫁给这个男人后,她的尊严却一再地被践踏。

“殷湛,我知道你不喜欢我,可宝儿他毕竟是你的亲生儿子。劫持他的那些人武功高强,他还不满一岁,我真的害怕,怕再晚一刻,他就会有意外。”

“当年,为了嫁给你,我已经跟相府断绝了关系。除了我之外,他就只有你这个父亲了,而十一公主不一样,她集所有人的宠爱于一身,她生病了,你晚点去也不会怎么样。”

“求求你,就这一次,求你在我和宝儿最需要你的时候,救救他。只要宝儿能平安归来,我就同你和离,从此,黄泉碧落,再不相见。”

董清歌的额头贴在冰冷的地面上,不住地恳求,洁白如瓷的肌肤上沾染了些许泥泞。

随着身子的起伏,发髻早已松散开,青丝凌乱地铺泻在背后。

再不相见!

殷湛的一双凤眸里瞬间卷入疾风骤雨,额头上青筋浮凸。

须臾,他咬紧后槽牙,回头看地下的女人,嘴角勾起一抹残忍嗜血的笑,如同看一只卑微的蝼蚁。

“董清歌,宝儿在我心中的地位,没你想得那么重要。与其救他回来,我倒是希望让他死在那些人手里!因为从始至终,你就不配为我添丁!”

唰!

董清歌抬起头,眼里含了几缕哀痛,一丝绝望。

她万万没有想到,他竟会狠心至此,连亲骨肉都可以舍弃。

或许,像他们这种杀人不眨眼的锦衣卫,从来都没有心。

不,他是有心的,只不过没有被放在了另外的地方。

“是不是只有我死了,你才会愿意救他?”她的声音忽然就轻了下来,似是再没有多余的力气。

“你死了,也许我可以考虑。”依旧是冷血的话语,如料峭的春寒,直逼人心。

呵,原来真是如此啊!

董清歌紧蹙蛾眉,闭了闭眼,再睁开时,脸颊上多了一分不正常的浅笑,眸子里多了璀璨的星光。

那笑意和星光,殷湛只在三年前,他们初遇时,见到过。

他略有些恍神。

而在刹那间,董清歌迅疾地起身,决绝地跑到门前的石狮子前,一头撞下去。

眼前逐渐变得漆黑,而她笑得更灿烂。

她笑自己的傻,笑自己的天真。

她不该让当年的惊鸿一瞥,换来如今的天翻地覆。



第二章 不过是野种

翌日,卧室内。

董清歌额上绑着一尺宽的布条,躺在雕花木床上,徐徐睁开眼睛,只觉头痛欲裂。

她这是还没死么?

董清歌一手扶着额头,一手支着身子起来。

“夫人,你醒了?”一旁的丫鬟过来服侍。

昨日的回忆,悉数涌入董清歌的脑海,她打了激灵,一把抓住丫鬟的手。

“小少爷找回来没?”

“没……”丫鬟为难地低下头。

董清歌心下一沉。

“殷湛呢?他在哪!”

她立马趿鞋下榻,取了件披风,就往外头走去。

而那一下撞击,虽然没有要了她的命,可还是折损了她不少精力。

她的步子趔趄,才刚走一段路,就差点摔倒在地。

董清歌扶着一旁的假山石喘息。

这时,从另外一侧传来的声音,让她浑身的血液几乎凝固。

“哎呀,别了……我疼……”是娇滴滴的女子声音。

“那我轻点就是。”男子的声音清冷低沉,却带着丝柔情。

殷湛!

董清歌听得出来。

她绕过去,瞧见在冰湖边,梅树下,殷湛揽住女子的细腰,头伏在女子的耳畔,甚是亲密。

那女子锦衣华服,娇媚动人,正是备受宠爱的十一公主薛静晚。

董清歌僵硬在当场,脸上的血色被削去大半,心里的怒火,却越燃越盛。

之前总归只是听说,等亲眼所见,她才确切地相信,殷湛对薛静晚的感情有多深。

她刚才应该当做没听到,走开的。

在见到董清歌的一刹那,殷湛的面色陡变,气息阴沉下来。

他将手里盛着擦伤药的小瓷瓶收到衣袖里,不悦地问:“你不好好休养,出来做什么?”

董清歌感觉呼入的每一口冷气,都如冰渣子,扎得她的心生疼。

“我的儿子下落不明,我怎么可能安心休养?殷湛,你答应过我的,只要我寻死,你就会去救他。可你现在在做什么?光天化日之下,跟堂堂公主在府里厮混?”

“你不是还没死?”殷湛眸中的神色逐渐发寒,转过身,大步踩着碎雪离开,似乎连多看她一眼,都觉得恶心。

而薛静晚被数落了一番,倒是不乐意了。

她抚摸过脖颈处擦伤的地方,拢了拢雪白的狐裘,走了几步又优雅地退回来,讽笑一声:“董大小姐,三年前,要不是你不择手段爬上阿湛的床,闹得人尽皆知,父皇也不会下旨,逼着他娶了你!”

“谁能想到,才貌冠绝京都的丞相千金,竟然是一个这么不知廉耻的女人!我猜,连你那个孩子都是个野种。一个野种而已,阿湛为什么要去救他?”

嵌满名贵珠子的长指甲划上董清歌的脸,薛静晚心里气不打一处来,自己从小就相中的夫君,竟然被董清歌捷足先登。

薛静晚的性子一向骄纵跋扈,如此想着,一耳光已经扇到了董清歌的脸上。

董清歌的脸火辣辣的疼。

她是恬淡不争的大家闺秀,当年,她虽然对殷湛一见倾心,但她父亲董丞相素来不满司礼监和锦衣卫,不可能同意他们的婚事,便只能把感情藏在心里。

那天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觉醒来,会跟殷湛睡在一起。

可没有人相信。

她背着各种骂名过了三年,也从没为自己多做辩解,可当她的孩子被说是野种时,她再也抑制不住,即便对方是公主。

眼见薛静晚的第二个耳光要落下,她一把扣住薛静晚的手,眼神凌厉如刀。

薛静晚不由打了个寒颤。

“想还手是吗?可你没办法还手。”随即,薛静晚的神思一转,脸上挂了笑容,凑到董清歌耳边低喃:“本宫恨你抢了我的男人,所以,本宫让人掳走你的儿子,要让他跟乞丐一样活着。”

“可若本宫说什么,你就做什么,本宫说不定心情一好,就放了他。”



第三章 你要杀我

说完,薛静晚拉着董清歌一起跳入冰湖里。

“救命——”薛静晚喊出声。

瞬间,冰湖裂开了一个大的缺口。

冰凉的湖水灌入董清歌的口中,而她还没从薛静晚的话里回过神来,由着身子缓慢下沉,心里恐惧又寒凉。

而更令她寒凉的是,听到动静,折回来的殷湛,解开袍带,跃入湖中,救的第一个人是薛静晚。

董清歌的心趋于死寂。

时至今日,她已经不敢再奢望殷湛的感情了。

那些个日夜,他偶尔会流露出的温柔缱绻,不过是她的错觉。

可是,殷湛食言,她还没找到孩子,她还不能死!

想到孩子,董清歌屏住气息,浮上水面,游到岸边。

“薛静晚,你把孩子还给我!”

董清歌看到在殷湛身边哭诉的薛静晚,一下子将她推攘开。

鬓边的水珠不断落下,凝结成霜,湿淋淋的衣裳裹得她难受,遍体生寒,她也是浑然不觉。

“你在闹什么!竟敢直呼公主名讳!”殷湛擒住她的手腕,将她甩到雪地上,目光冷厉地盯着她,极具压迫感。

董清歌心急如焚,想站起来,可是,刚从水里出来,已用尽了她的力气,只能手指着薛静晚,控诉道:“是她!她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掳走了宝儿,我要让她把宝儿交出来!”

“公主一直在深宫之中,怎么会去做这种事!你不仅害她落水,还往她身上泼脏水,我看你不是疯了就是找死!”

殷湛睨着她,神情里,倾泻着冷傲与不屑,眸中却有复杂的情绪一闪而过。

“她要是都安分地待在宫里,又怎么会出现在你锦衣卫南镇抚司的府上!”董清歌的眼中多了几丝凌恨。

“放肆!本宫做什么,还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!”薛静晚上前一步,蹙了双眉,扬手又想甩一耳光,“如果皇爷爷知道是你将本宫推下水,一定饶不了你!”

而她的话音刚落,一柄银光闪闪的刀已先她一步,落在董清歌的脖颈上。

董清歌一愣,纤细柔弱的身子下意识地往后仰去。

刀柄处刻着繁复的图案,她认出,这是殷湛的随身佩刀。

可他今日,居然将这把沾染了无数人鲜血的绣春刀,架在了她的脖子上!

“你要杀我?”董清歌忽地安静下来,望着他,仿佛听到心碎的声音。

水眸倒映出他的身影,她痴痴地笑了几声,“无论如何,我都是你明媒正娶的发妻,你杀了自己的发妻,就不怕被天下人唾骂吗!”

“我何时在意过被人唾骂?”殷湛脸上的笑容不羁,涟漪凤眸里,水光熠熠,却是分外骇然。

“董清歌,你不是第一天认识我,我是什么样的人,你早就清楚,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!”

“今天,公主在场,我不想见血,但是,下不为例!在我们和离之前,你给我消停些,离她远点!”

这就是当初令她一见倾心的男人!

为了维护别人的女人,可以对她拔刀相向!

此时此刻,她恨不得,从未认识过他!

董清歌清晰的瞳仁里,倒映着他颀长的身躯,爱憎分明。




第四章 我是个贱人

殷湛他的心猛然被揪住。

这个女人的感情,应该要被他耗尽了吧。

他利落地收回刀,毅然转过去。

“来人,送夫人回房。”

在转身的那一刻,浓密的长睫轻颤,眼中的痛楚一点点迸溅出。

而他觉察到后,立马敛了情绪。

“公主受惊了。”随即,殷湛为薛静晚披上自己的外袍,眉宇间漾开些许关切,“微臣让人带你去取暖。”

“不碍事。”薛静晚揉搓着双手,羞赧地垂目。

她没想到,殷湛对自己用情如此之深。

可是,和离也太便宜了董清歌,她要的是董清歌直接被休掉!

殷湛略一颔首。

风过无声,孤寂的脚印落在雪地里。

*

董清歌被关在房里,无论她怎么喊,下人们都不肯放她出去。

直到几日后,薛静晚差人送来一封寿柬。

这天是殷湛的干爹,司礼监大宦官,兼锦衣卫都指挥使殷世钦的五十大寿。

殷湛是孤儿,从小被殷公公收养,十五岁进入锦衣卫,从一个小小的百户,一步步成为如今的南镇抚司。

她当初想努力给他一个温暖的家,可现在看来,他并不需要。

董清歌坐在梳妆台前,为自己描着黛眉,目光清冷,心口处却隐隐作痛。

丫鬟心有不忍,劝道:“夫人,你的身子本来就没恢复,昨儿个又落了水,夜里就咳了血,要不还是别去了吧。”

董清歌瞥见染了血的绣帕,目光微怔。

她也不想去。

她猜得到薛静晚的用意,殷世钦邀请了全京城的权贵,她过去,就是自取其辱。

可薛静晚说过,会让宝儿像乞丐一样活着。

她怕不去,薛静晚真的会那么做。

旋即,董清歌用脂粉遮住额头上未痊愈的伤疤,由薛静晚派来的人,引到门口的马车上。

殷世钦的府邸,火红的纱幔高挂,笙歌曼舞,奢靡至斯。

素雅的衣着并没有遮挡董清歌的容色,一双水眸顾盼生辉,行走间,翩然若仙。

自从嫁给殷湛后,董清歌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外面露过脸。

但是,她名声在外。

于是,她一出现,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“这不是三年前,那位令无数俊彦前去相府提亲的董大小姐吗?长得可真俊啊!”

“你别看她貌美又高贵,骨子里可下流的很。”

“是啊,据说她当年给南镇抚司大人下春药,死皮赖脸地要嫁给他,丞相府把她当成家族的耻辱,跟她断绝了所有来往。像这种女人,就应该沉塘浸猪笼!”

……

听着各种闲言碎语,董清歌难堪地咬了咬下唇。

她在席间,看到了殷湛的身影。

他侍立在殷世钦的身边,一如既往地俊美妖异,光彩摄人,而神色晦暗不明,不知在想什么。

正当她看着殷湛出神时,薛静晚衣袂摇曳,在几名婢女的簇拥下,来到她身边。

“董清歌,想见你的孩子么?”薛静晚轻笑着问。

董清歌见了她,一双眸子蓦地燃起愤怒的火焰。

薛静晚视若无睹,态度依旧傲慢。

“本宫这个人素来记仇,不可能不跟你计较,除非……”

接着,她用艳丽的唇,描绘出一句无声的话。

董清歌的心神一凛,指尖颤抖着。

再看了看殷湛,见他仍然不为所动,她不由倒抽了几口凉气。

她还在指望什么。

薛静晚让人带她过来,殷湛又怎么会不知情。

殷湛,如果这就是你想要的,我成全你们。

下一瞬,董清歌朝薛静晚跪下,奉上酒盏,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,一字一句说道:“抱歉,公主,是我错了,我当初不该用狐媚子手段,夺你所爱。”

“如今,父母不认,夫妻不睦,骨肉相离,这都是我该得的报应。”

“像我这种不知羞耻的贱人,早就应该被休弃。我会有自知之明,今晚回去,就让殷大人写下休书。”

“求公主原谅我这一次。”

虽然是跪着,可董清歌的脊背挺直,自有一番傲骨。

董清歌的目光清冽,将不为人知的苦楚吞咽下去。




第五章 挖下她的眼睛

“本宫不会这么轻易地原谅你!”薛静晚的指尖捻着酒盏,轻轻一摇晃,将酒泼到董清歌的脸上。

“哐当”一声,薛静晚丢下酒盏,傲慢地回到坐席,独留董清歌一人,饱受指点。

有了董清歌的亲口承认,她和殷湛的这段御赐良缘就做不得数,皇帝也不会拦着殷湛写下休书。

满座哗然,众人看向董清歌的目光里,更多了鄙夷。

董清歌狼狈地起来,若无其事地拿出帕子,擦拭脸上的酒渍。

坐席的前方,殷湛脸色暗沉,一动不动,握着腰间的刀柄,力道大得几乎要将它捏碎。

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!

在他身旁的殷世钦满头白发垂在乌幡官帽后,他把玩着翡翠扳指,枯瘦的手掌如森森骷髅爪。

殷世钦望向薛静晚,笑容阴森可怖,“十一公主说的没错,殷夫人犯下这么大的过错,就算他是杂家的儿媳,也不可轻易原谅。”

“但是,杂家这里倒是有一法子……”

听到这里,殷湛便心知不妙,握刀柄的力度更大了些。

殷世钦拉长了语调,意味深长地扫了殷湛一眼,继续用阴测测的声音说道:“杂家瞧着,她的这双眼睛倒是生的不错,不如将它们取下来送给公主,当做赔罪。”

“公主,你看怎么样?”继而,殷世钦转头问薛静晚,脸上依然堆着笑意。

薛静晚向来忌惮这位殷公公,听到他阴阳怪气的声音,顿时,心里发怵,浑身都不自在,就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“湛儿,你是她的夫君,就由你来吧。”殷世钦悠然道。

董清歌听后,心神剧颤。

只要宝儿平安无事,她可以不要这双眼睛,但是,她希望殷湛能对她有最后一丝怜悯,就当给她留一个美好的念想。

“不要……”

董清歌的眼里闪烁着慌乱,望着殷湛,渴望听到他拒绝的回答。

殷湛紧绷着俊容,感觉如芒在背,眸中,浓云翻墨。

不过片刻,他便开口“我同意。”

随后,殷湛从坐席后走出,朝董清歌步步走来。

今晚的月隐匿在乌云后,天空阴沉得可怕,堂上的气氛忽显压抑。

压迫的气息笼罩而下,一双凤眸静如寒潭,似薄刃般凌厉,让殷湛整个人再妖上三分,如从地狱里出来的魔!

一瞬间,场上竟是杀气腾腾,俨然像是一座修罗场!

不要!

董清歌抬起双眸,盛满凌碎的波光,里面有渴求。

可当殷湛步步紧逼,董清歌的身体则开始股股发寒,眸中的波光散尽,脸上浮上一抹凄色。

忽然间,她颤抖着身子,倒退数步,慌乱地小跑起来。

殷湛微一拢眉,腰间的绣春刀迅速出鞘。

“锵——”




第六章 三王爷干涉的过了

刀划破董清歌的衣裳,正中她的胳膊处。

董清歌一下子趔趄倒地。

鲜血透过衣裳渗出,在地面上蜿蜒流淌,如妖艳的曼陀罗。

董清歌痛得牙齿打颤,冷汗涔涔,不知不觉间,脸颊已然湿润。

她不是个轻易落泪的人,而此刻,眼泪如滚烫的浆液,从眼里滑落,落至她的心里,灼烧着她的五脏六腑。

在她千疮百孔的心里,已是血流成河。

“不是想要我的眼睛吗?好,我不需要任何人帮我。”喉间涌上一股腥甜,被董清歌硬生生地吞咽下去。

“我自己动手!”她抬头,眸中绽开一丝浮华,是濒临绝望的痛楚。

说着,她另一只手已落在眼睛上。

“且慢。”就在此时,一位身穿月白袍子的男子蓦地放下酒盏,迅疾地来到董清歌的身前,俯身,扣住了她的手。

董清歌诧异地抬头,看清他的面貌后,心里是几分心酸,又是几缕无奈。

一句感谢的话梗在喉头,半晌,道不出。

此人乃是当今的三王爷薛珩。

薛珩生来就有一种朗月清风之姿,无论是待谁,都是儒雅有礼。

而此刻,他面如冠玉的脸上,浮现出一丝愠怒。

“殷公公,殷大人,本王认为,殷夫人毕竟是董丞相的千金,南镇抚司大人的夫人,不是卑贱的奴婢,就算有再多的过错,也不该在寿宴上,对她采用如此残忍的刑罚。”

闻言,众人皆是不解,薛珩向来不会掺和杂事,在波谲云诡的宫廷里,如闲云野鹤一般的存在,今天,又怎么会为一个有夫之妇抱不平?

只有薛珩自己知道,董清歌一直都是他心中的白月光。

殷湛的气息阴沉得可怕,他冷冷道:“殷某的私事,三王爷干涉得过了。”

“殷大人若是执意如此,本王只好先将人带走了。”

薛珩顿觉多说无益,便将董清歌小心翼翼地扶起。

而在转身的瞬间,一阵凌厉的掌风袭来。

薛珩回过神来,匆忙拿出袖中的折扇应对。

折扇一开一合间,已过数招。

一道鲜明的血痕在殷湛脖颈上落下,逼近咽喉。

“啊——”

薛静晚受惊般地捂唇,不顾众人的目光,跑过去挡在殷湛身前。

“别打了……三皇兄,我……我不要她的眼睛了。”薛静晚又看向董清歌,慌张开口:“本宫不与你计较了,你快点滚!”

董清歌的泪痕已然干涸,眼神幽寂,如枯井般,再也没有流动的灵光。

她一瞬不瞬地望着殷湛,像是要将他的模样刻到心里,连薛珩为她拔刀,都没有皱过眉头。

“希望公主能信守承诺。”

见薛静晚心虚地低下头,董清歌才忍了疼痛,强撑着一口气,挺着纤细的身子,随着薛珩,一步一步地走出这座府邸。

即使在这种时刻,她仍然不愿露出自己的狼狈。

殷湛拾起地上的绣春刀,用干净地帕子,默默地擦拭刀尖的血渍,冷静地就像在平常,杀了个不相干的人。

薛静晚被他肃杀的气场震慑到,直到寿宴结束,才敢鼓起勇气,跟他说话。

“阿湛,你的脖子还在流血,我帮你止血好不好?”薛静晚一路追着殷湛,来到门口。

殷湛停步,缓和了语气,“这点小伤,我回去让府医包扎下就好。”

薛静晚从他眼里,看不到一丝半点的暖意,不禁有些失落。

“你有足够的理由可以休妻,我们很快就能在一起了,你不高兴吗?”

殷湛的唇边泛起笑意,却带着一分疏离,“自然高兴。”

话毕,他抬步离开,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阴冷。

若是可以,他现在就会将这位公主,当场血刃!

薛静晚迟迟没有离开。

回味着他的话,一颗心忽上忽下得飘。

自从成亲后,皇帝不允许她跟殷湛再有来往,她只能装病,装受伤,不断地找机会接近他,渴望得到他的关心。

殷湛也确实对她怜爱有加。

可为什么,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?

“十一公主可是在怀疑湛儿对你的心意?”不多时,如鬼魅般的声音,毫无预兆地闯入薛静晚的耳中。

【本作品来自互联网,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! 

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,谢谢!


【未完待续】

【看全本小说请到公众号后台联系客服或扫描下方二维码】


收藏举报©著作权归作者所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及时处理
奥莉热门小说影视资源分享

奥莉热门小说影视资源分享

关注:1693粉丝:6443文章:9836

+关注
本公众号有各类网站热门VIP小说(宠文、虐文、甜文、穿越、校园、宫斗、玄幻、修真~等等)和各类影视

打赏支持

张大可 七台河商贸博览城营销部 郑晓莉 福建国税 株洲红人馆 神猫罗尼休
分享至
相关专栏
推荐阅读

登陆/注册

为您定制个性化内容

下载APP

随时发现和创建新内容

乐岛
推荐专辑

太搞笑乐岛栏目集合了乐岛,极乐岛杀人...

文章:679
粉丝:160.2万

推荐作者

北鼎BUYDEEM

3479阅读|3文章

+关注

愤怒的小鹿

4111阅读|1文章

+关注

掌上鸡泽

2708阅读|2文章

+关注

新加坡万事通

7675阅读|45文章

+关注

Linlin

8542阅读|2文章

+关注

东楚风

8486阅读|6文章

+关注